江西南昌展柜

热线电话:

首页 >> 新闻动态

新闻动态

南昌家具厂分享城镇化催生中小城市商机 沿海家具业面临难题

来自:南昌家具厂   时间:2013-02-19

促进城镇化的政策出台正在提速。发改委官员透露,由发改委主导的《促进城镇化健康发展规划(2011-2020年)》初稿已编制完成。该规划称“城镇化将在未来十年拉动40万亿投资”。各地城镇化体系建设规划方案亦已纷纷出炉。根据规划的内容来看,未来城镇化的主体思想还不仅仅停留在地产方面,它涉及了交通建设等等多个方面。

    国家政策的出台,预示着未来国家经济发展的侧重点将发生变化,各地城镇化建设的速度将会加快,同时也预示着地产、基础建设、道路等相关板块将受益于这样的政策导向。家具作为房地产的直接下游产业,可以说直接受到房地产产业的影响,比如近年来的楼市调控政策,对于一二线市场的家具销售就造成了严重的冲击。

    同样,城镇化催生地产板块新兴市场的发展机遇,也势必将带动家具产业在三四线市场的发展和扩大。如果说,以往深圳家具人普遍认为三四线市场是低端货的天下,有所不屑的话,那么未来的三四线市场将会具备不容忽视的巨大空间,必将引起深圳,乃至广东地区家具制造业者的正视。

    难点

    成本触顶,三四线销售难有性价比竞争力

    众所周知,从90年代开始,在国家开发沿海地区的政策推动下,加上深圳作为中国首个经济特区,紧邻香港等利好条件,带动了整个广东省的经济飞速发展,目前已经是国内数一数二的经济发达大省。但也正是由于经济和社会的快速发展,导致传统制造企业在沿海地区的优势缺失,特别是深圳地区。目前,仅深圳龙岗地区,在册的家具企业达到3000家之多,可以说龙岗是深圳家具工厂高度集中的地区。但今年来的成本不断提升,相信也是深圳家具企业深切体会到的新变化。

    土地资源受限

    首先是土地资源的限制,同在广东省境内,相比佛山和部分东莞家具企业,龙岗家具企业大部分属于“来深建设者”,特别多的是来自福建的老板,这也是为什么业内流传一个玩笑——到龙岗家具厂,只要跟保安说找黄总,一般情况都会放你进去的,这正是因为福建黄姓企业主在龙岗家具企业中,占据了庞大的比例。这也是为何龙岗家具工厂多以租赁场地和厂房为主,鲜少拥有自主物业和土地,而佛山家具企业多是本地人经营,大多数都是在自有土地上发展企业,相比租赁而言,企业发展更有保障。而反观深圳,受到城市面积的限制,其土地资源有限,早期是土地和厂房租赁价格的不断提升,已经给很多企业造成了一定的压力;近年来,由于当地政府出台产业升级等相关政策,作为高耗能、有排污、低税收的家具制造业,开始受到了更多的政策限制。土地资源——作为一种由政府主导的公共资源,更显得弥足珍贵,家具企业想要扩大厂房,购买土地更是难上加难,这就形成了限制企业发展的关键限制。

    人工成本全国最高

    其次,对于三四线市场的主流产品而言,价格是一个重要的因素,往往价格偏向大众能够接受的程度,那么这其中,针对一些北方市场,物流就占据了产品到达终端的成本中很大的比重。相比一些区域性的当地工厂,深圳的产品在终端,显然是丧失了性价比的竞争力的,更不要说后续的售后服务,无论在处理速度还是服务成本方面,都很难跟当地企业抗衡,除非在重要区域建立办事处或者分厂。

    最后,要谈到家具行业至关重要的人工成本,由于家具产品属性不同于家电或其他泛家居产品,其个性化市场需求导致制造企业无法标准化生产,很多产品仍需要大量的人力资源去支撑。根据最新的全国人均收入排名显示,深圳位列第二,人均收入达到35000元每年,其最低工资标准也从2011年的1300元提升到了2012年的1500年,居全国首位,上升幅度达到13.6%。对于一些中小企业而言,特别是在2012年市场环境恶化的情况下,企业的业绩增长甚至低于人工成本上升的比例。

    三方面的成本提高,直接削弱了深圳制造家具在终端市场的价格优势,特别是在三四线市场这样对价格尤其敏感的区域,其产品的竞争力很难跟当地工厂抗衡。

    产业转移,受到管理水平和企业机制限制

    另外一个值得关注的变化,就是全国各地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的家具产业园。

    2010年,若产业转移还是一个新鲜的概念,或者说很多企业认为无关痛痒的伪命题的话,那么2012年,这样的预测和趋势已经逐渐明朗和清晰了。据统计,仅2012年开始立项、规划、招商的内地大型家具产业园项目已经超过十个,其中部分项目占地甚至达到了十几平方公里,其占地面积和整体综合规划已经相当庞大。目前全国已有体量达300亩以上的家具工业园,已经超过100个。在国家政策的指导下,内地很多地区已经充分做好了承接沿海地区家具产业转移的准备。

    但是对于深圳家具企业而言,除了部分大规模的企业针对一些强势区域市场,开始了国内生产基地布局规划之外,大部分深圳的中小型企业仍然处在观望阶段。

    新兴制造基地面临产业链缺失的问题

    首先,尽管内地的产业园项目为企业的发展提供了一系列优惠的政策,例如土地价格低廉、人力成本低、税收政策宽松等招商政策,但对于家具企业而言,地方关系维护、配套产业链成熟程度等,都是中小企业需要重点考虑的问题。当然,新兴的产业园项目,在立项和规划阶段已经相当专业,并且都考虑到了未来家具产业的综合性发展,规划了相应的原辅材料配套、研发中心、物流集散及仓储功能区域。但中小企业的担心,在尚未看到原辅材料及相关配套企业成形之前,无法从根本上得到解决;相反,对于原辅材料供应商而言,产业园再美好,没有工厂、没有产业,他们的运营就无法保障,最终造成互相观望的矛盾,制约了沿海地区大规模产业转移的发展。

    企业体制难以匹配远程管理

    另外,家具企业的管理落后,机制保守,也一直是整体行业的历史遗留问题。倒推10年,家具行业经历了有史以来最逍遥自在的时代,国家经济在飞速发展,房地产一度成为很多地方财政的主要收入来源,所有动态发展都带动了家具市场的扩张,消费市场以每年20-30%的速度不断壮大。在这样的前提下,通俗点说——“开家具厂不发都难”,可以说这个阶段里,企业的增长很大程度上是一种自然增长,是在整个行业和市场的推动下发生的。企业的规模得到了扩大,产能从几千万到几个亿,甚至到几十亿,相应的市场渠道也逐渐覆盖得更加密集,品牌效应也从名不见经传发展到了行业知名品牌。但值得注意的是,其管理体系和企业机制仍然停留在类似作坊的层次,在企业发展跨越了某个层次之后,其所带来的问题和限制越来越明显。

    产业转移对于大部分中小型企业而言,其目的在于更好地辐射周边市场,减少物流、服务成本,有助于开展三四线市场销售。同时,深圳家具企业又不愿意放弃“深圳家具”这样一张金字品牌名片,无论是关闭深圳工厂,保留营销研发中心,保留深圳区域品牌归属地,还是在深圳工厂之外,设立内地分厂,都对企业的远程管理提出了很高的要求。而管理平台的滞后,加上企业的机制保守,无法吸引更专业的人才改善和提升管理体系,也将是直接限制企业产研分开、全国布局的发展。

相关链接:南昌家具厂 南昌展示柜